新闻本地快讯旅游数码房产健康农业娱乐军事汽车民生美食生活两性财经国际社会科技美女
您的位置:中华湖南网 > 快讯 > 文章
2019-12-02 来源:网络整理 次浏览

  原标题:分众传媒净利下挫超七成 竞争环境恶化 阿里投资也被套

  互联网时代时间碎片化,人与手机之间建立了亲密的联系,这一情况让一些传统媒体失去传播效力。分众传媒(002027)基于此点创造了以活空间这一传播方式,以“影院-写字楼-居民住宅”占据生活空间的方式来传播。

  很多上下班的朋友们,都免不了在电梯里遭受一轮此起彼伏的广告洗脑。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不论是办公楼的电梯,还是电影院的走廊,都被大大小小的广告屏霸占了。这些电梯间内外的广告播放装置,大部分来自于一家公司--分众传媒。这些电广告循环往复的进入你的耳中,不想听都不行。

  但如今曾经的行业领先者分众传媒,似乎也遇到瓶颈了。2018年以前,分众传媒在梯媒行业的垄断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少数几家小同业公司被其或购买或兼并收入麾下之后,在没有新进入者的情况下,分众传媒独自享受垄断价格,及由此带来的高毛利,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但是到了2018年和2019年,一切似乎发生了风云突变。业绩大幅下滑,盈利能力和质量变差,股价长期低迷等都是目前所面临的窘境。

  分众传媒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挫超七成

  近日分众传媒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分众传媒营收89.06亿元,同比下降18.12%,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降71.72%,业绩自2018年下半年持续下滑。单拿三季度来看,第三季度实现营收31.89亿元,同比下降15.33%;归母净利润5.82亿元,同比下降60.18%;扣非净利润4.97亿元,同比下降63.99%。

  从2019年开始,分众传媒的净利润就开始跳水,其中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3.4亿元、4.38亿元和5.8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1.81%、79.55%和60.18%。

  分众传媒在三季报里对公司营收、净利润的下滑作出的解释为:2019年至今,中国广告市场受宏观经济影响需求疲软,叠加公司自身客户结构调整的影响,致使公司营业收入承压。同时自2018年第二季度起,公司大幅扩张电梯类媒体资源,导致公司在媒体资源租金、设备折旧、人工成本及运营维护成本等同比均有较大幅度增长,综上所述预计公司2019年度的经营业绩有所下滑。

  再看2019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双双下降。其中,上半年营收57.17亿元,同比下滑19.60%;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7.78亿元,同比下滑76.76%。电梯广告巨头分众传媒交出了上市以来最惨的成绩。两大主营业务楼宇媒体和影院媒体的营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滑坡,同比分别下降了19.93%、17.18%。

  事实上,分众传媒业绩断崖式下降在2019年第一季度便已有苗头,数据显示,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71.81%至3.40亿元。一季报一出,分众传媒股价接连下挫。中报出炉后,7月30日却迎来7.64%的涨幅,对比2015年借壳回A时的最高点17.37元(前复权)已缩水超7成。

  盲目扩张、市场转移或是业绩下滑的主因

  公开资料显示,分众传媒诞生于2003年,2005年成为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传媒股。2013年5月,分众传媒以37亿美元私有化在纳斯达克退市,2015年借壳“七喜控股”回归A股,市值最高近2600亿元,较退市时暴涨10多倍。

  专注户外广告业务的分众传媒,2003年从上海起家,短时间内便迅速占领了商业楼宇,并积极向百货商场扩张。到2018年底,分众的电视媒体覆盖了150个城市,75万个终端;海报覆盖了220个城市,193.8万个终端,公司在商业楼宇广告的市场占有率接近98%,形成了几乎垄断的行业优势。

  截至今年7月末,分众传媒共拥有电梯电视自营设备78.5万台、电梯海报媒体195.4万个,但相比来讲,2019年的扩张速度似乎已放缓。

  疯狂的扩张,必然导致成本的增加,2017年公司营业成本为32.8亿元,2018年为49.2亿元,同比大增50%,而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成本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的数据。成本增速远远大于营收增速的情况下,公司利润容易被侵蚀,易形成增收不增利的窘态。

  成本的上升最直接的就是导致公司毛利的降低,根据2018年报数据,公司与盈利能力相关的指标分别为:毛利率66.21%、净利率39.81%、净资产收益率46.92%,与2017年相比分别下滑了6.51、9.91、20.73个百分点。

  应收账款占比创历史新高

  应收账款高企一直是分众的一个痛点,从数据看出,从2016年的21.6亿元,大幅上升到了2018年的48.2亿元,自2016年以来应收账款的同比增速基本上一直都高于营业总收入的同比增速;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同比增加5.7亿元,由此形成的信用减值损失为3.7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3.16亿元,大大侵蚀了利润。

  行业潜力大资本蜂拥,阿里入局也“被套”?

  事实上,梯媒确实潜力巨大。据尼尔森调查报告,电梯媒体到达率和眼球份额分别为 74%和 19%,广告效果远高于其他线下媒体,与互联网媒体(到达率88%、眼球份额 26%)及电视媒体(到达率 76%、眼球份额 21%)基本持平。

  行业潜力大,容易引来竞争者。今年10月,梯影传媒正式向外界公布了B轮融资的消息,领投方为腾讯,深创投、猫眼娱乐、远望资本等跟投,但没有公布融资金额。在接受腾讯此轮投资之前,梯影传媒还在A+轮接受过百度风投的投资。

  不仅如此,2018年户外广告领域一直都在进入新的玩家。2018年9月,京东收购快发云并更名为京东钼媒。2018年11月,百度宣布战略投资新潮传媒,领投共计21亿人民币。2019年8月,京东战略投资新潮传媒,领投10亿。其中京东和百度在投资新潮传媒之前,都已经分别有了京东钼媒以及百度聚屏这样的户外广告平台,却依然要投资新潮传媒,目的明显是要狙击其他互联网巨头。

  分众传媒同样受到过阿里的“青睐”。2018年7月,阿里用150亿获得分众传媒10%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以2018年7月18日的收盘价9.84元/股计算,分众传媒约1479亿元市值,阿里巴巴及其关联方则对应市值152亿元。目前,分众传媒的股价已经缩水了将近一半,这个情况来看,阿里似乎也是被“套牢”了。

  新潮传媒是生活圈媒体网络的后起之秀,主要战略目标跟分众传媒一样,对准了电梯广告,在2018年开始,获得资本支持的它便在这个行业疯狂搅局。虽然说从体量上面,新潮传媒与分众传媒有着巨大的差异,但是从点位布局与终端布局来看,新潮传媒正在努力缩小与分众传媒的差距。2018年开始,新潮传媒大肆增加覆盖的电梯数量,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新增40万部电梯数,电梯屏数量年均增长率接近4倍,增速为行业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