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本地快讯旅游数码房产健康农业娱乐军事汽车民生美食生活两性财经国际社会科技美女
您的位置:中华湖南网 > 军事 > 文章
2020-02-09 来源:网络整理 次浏览

所谓军事语言能力,是指根据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需求,国家和军队运用语言资源实施或保障军事活动的能力,是国家语言能力和军事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队战斗力在语言应用方面的体现。

  作者:李苏鸣,系退役少将,军事科学院特聘首席专家、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特聘研究员。此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军事学项目《军事语言学概论》阶段性成果。

  所谓军事语言能力,是指根据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需求,国家和军队运用语言资源实施或保障军事活动的能力,是国家语言能力和军事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队战斗力在语言应用方面的体现。

  1.属性

  军事语言可以成为作战“武器”和特殊的战术技术手段直接用于作战行动,这一观点不但在当代军事语言研究中得到普遍认可,在古今中外作战实践中也有诸多战例可援。《六韬·龙韬·王翼》中曾记载:“伏鼓旗三人,主伏鼓旗,明耳目,诡符节,谬号令,暗忽往来,出入若神。”这段话描述了古代作战行动中运用“伏鼓旗”,明确部队视听信号以统一指挥;制作假符节,发布虚假命令用以迷惑敌军等战法。在现代战争中,军事语言战法的运用更是普遍。以被广泛利用于战争的战地传单为例:据相关统计资料,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6个月,英法联军使用气球和飞机向德军投撒传单4730万张。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红军印制散发了27亿张传单,使用了20多个语种。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对伊军战俘的调查统计结果表明,伊军官兵看过美军传单的人数占98%,相信美军传单内容的人占80%。战地传单,这种简明便捷的话语成品,成为现代战争中应用极为广泛的语言“武器”,在战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军事语言能力是一种特质战斗力的观点,与战斗力要素理念完全相应。战斗力要素包括人、武器装备以及人与武器装备的结合,军事语言能力也是如此。首先,军事语言是一种特殊的作战武器。作战侦察、作战动员、作战部署、作战指挥、作战通联、作战协同……每一个作战环节都离不开语言工具。在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中,语言甚至就是主战武器。其次,军事语言人才是武装集团的特殊力量。军事语言是重要的军事资源,是战斗力中类似于武器装备的因素,而掌握作战所需语言资源的人才队伍,则是战斗力中人的因素。最后,军事语言能力是人与语言的结合。语言资源的军事价值,主要体现于武装集团成员对语言的熟练掌握和有效运用。离开了熟练使用语言资源的人,语言的作战武器功能也无从体现。换言之,军事语言能力,就是能够熟练掌握各语种及其承载文化,用于实施或服务保障作战行动的人才队伍的能力。

  2.特征

  军事语言能力作为一种特质战斗力,具有三个明显的特征:一是对抗性。作战行动中,敌对双方的语言战行动都是针锋相对、互为对抗的。这也是军事语言作战功能的基本体现。英国著名宣传家坎贝尔·斯图尔特爵士认为:“当宣传是一种武器,并按其威力能够换取几个军旅时,便普遍地深受大家笑意相迎。”我军在抗美援朝期间,根据朝鲜民族传统,利用“8·15”朝鲜解放纪念日和中秋节,向李承晚伪军展开政治攻势,散发传单137万多份,对敌军产生了重大的心理毁伤效应。这种以话语成品为武器的军事语言作战行动,在朝鲜战争中大量出现,对抗尖锐,博弈激烈。

  二是软杀伤性。实施语言作战时,以语言符号为基本工具,利用与作战目的相符的话语成品所产生的特殊效应,实施舆论上、心理上、法律上和道义上、价值观上的攻势或守势。这种攻势或守势虽然不具硬杀伤性,但其综合效应不容轻视。1917年底,德国军事法庭曾公开审判4名英军飞行员,认为他们投撒的传单诬蔑和中伤了德国政府和军队,对德军的声誉和士气造成了重要的负面影响。在作战中,德军对英法军队的战地传单等话语成品的作战效应极为恐惧,勒令官兵上交英法军队投撒的传单,甚至花钱收购官兵和民众捡到的传单。

  三是体系性。语言战的体系性特征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语言战是交战双方在舆论、心理、法律和道义、价值观等方面的体系对抗;其次,语言战的毁伤效应并不是直接体现在生命和肉体上,但其作战效应往往是全方位的。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认为,德国之所以战败,并非由于军事战略的失误,而是由于英国的语言炸弹摧毁了德国的战斗精神。

  3.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