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本地快讯旅游数码房产健康农业娱乐军事汽车民生美食生活两性财经国际社会科技美女
您的位置:中华湖南网 > 军事 > 文章
2019-12-08 来源:网络整理 次浏览

  课本里的天津

  【课本里的中国】

  天津是一座性格鲜明的城市。

  天津的性格集中体现着天津人历经数百年时光磨砺而形成的独特的处事原则与价值追求。  

  每一位初到天津的外埠人,不需多久便能深刻地体会到天津人那种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烟火气”——不畏强横敢于担当的侠义、古道热肠扶危助困的善良、善以调侃消解时艰的幽默、活在当下享受生活的达观……这种“集体性格”的形成,则源于天津600余年的成长史。

  因军事而立。天津这方退海之地,自古为战略要津。金代在此设“直沽寨”,元朝建“海津镇”,明建文二年(1400年),明成祖朱棣率兵经直沽渡河南下夺取政权,4年后在此正式设卫,赐名“天津”,即“天子渡口”之意,迄今已615年。

  作为军事卫所,戍守的军士是天津最早的居民。历代屯田士兵给天津地域文化营造出浓郁的军旅气氛,也造就了天津人尚武的豪气和勇毅的性情。“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燕歌行》,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唐代诗人高适所描述的正是戍守蓟北边陲将士们慷慨悲壮的形象:诗中既表现了古战场“绝域苍茫更何有”的寂寥,也渲染出将士们“征人蓟北空回首”的家国情怀。

  在天津蓟州区黄崖关长城的瓮城广场上,矗立着一尊高8.5米的花岗岩塑像,一身戎装俯视群山的民族英雄戚继光,在此镇守蓟镇长城,抗击外敌侵略长达16年之久。在盘山主峰挂月峰上,他吟出的“但使雕戈销杀气,何妨白发老边才”诗句抒发出抵御外侮老而弥坚的雄心壮志。

  军旅生活的熏陶,形成天津人的性格主调——刚毅果敢。20世纪80年代,天津人在一片盐碱荒滩上风餐露宿,经过30多年的奋勇拼搏,建起一座现代化的滨海新区,正是攻坚克难永不言败精神的写照。而豪爽直率、爱憎分明、见义勇为、扶弱济贫的优秀品质,也是新时代“天津好人”层出不穷的基因传承。

  因漕运而兴。“地当九河津要,路通七省舟车”,天津筑城设卫之后,商贩船家云集,流动人口激增。通过来往于三岔河口的无数船舶,天津城接纳了漕运船民、移居商贾、垦戍军士、破产农户和外省务工人员,形成“五方杂处”的移民城市。作为中国北方的漕运重地、物流中心和交通枢纽,漕运不仅沟通了南北民生物资的交换,更推动了南北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北方人的粗犷豪爽与南方的精明干练,让天津滋养出数不清的“俗世奇人”。

  对天津民俗文化研究颇深的作家冯骥才说:“码头上的人,不强活不成,一强就生出各样空前绝后的人物”。在《俗世奇人》里,他精心刻画了18位天津“市井人物”,其中《好嘴杨巴》(人教版八年级语文下册)和《泥人张》(人教版八年级语文下册)让人在惊叹主人公出神入化的“手艺活儿”的同时,更对他们鲜明的性格特点发出会心的微笑。

  如果说“京油子、卫嘴子”这一俗语,是概括出北京人的世事练达、天津人的巧言机变,那么《好嘴杨巴》就将“天津手艺人”的性格特点表达得淋漓尽致。杨巴本以为给李鸿章进献茶汤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捞得赏赐,并借此提高杨氏茶汤的名声,不料因为李鸿章将碎芝麻误为脏土而勃然大怒。在此境况下,杨巴虽然凭着“逢场作戏、看风使舵”的本领,巧舌如簧化解了危机,让李鸿章得出“天津卫九河下梢,人情练达,生意场上,心灵嘴巧”的评语,但却也刻画出“一介草民”在生存空间遭到强权挤压之后的人格扭曲,反映出他们面对困境的顺时应变。

  与杨巴不同,在《泥人张》一文中,作者对以张长林为代表的“天津手艺人”施以高度赞赏的笔触。“天津卫是做买卖的地界儿,谁有钱谁横,官儿也怵三分。可是手艺人除外,手艺人靠手吃饭,求谁?怵谁?”“泥人张”捏泥人的手艺出神入化,他能够在“台下一边看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懈怠,依然努力磨炼技艺,经常出入戏院、饭馆,观察人间百态,为制作泥人搜集素材。而当自己的“手艺”遭遇“海张五”的蔑视、尊严受到挑战的时候,“泥人张”则以“绝活儿”为利器予以反击——在街市小杂货摊上摆出了一二百个“海张五”泥人,并大书“贱卖”等字,令对手自取其辱——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天津手艺人”自立自尊人格的赞美和褒扬。